<address id="5zlb5"><form id="5zlb5"><nobr id="5zlb5"></nobr></form></address>

    <sub id="5zlb5"><listing id="5zlb5"><menuitem id="5zlb5"></menuitem></listing></sub><form id="5zlb5"><th id="5zlb5"></th></form>
    <noframes id="5zlb5">

        <address id="5zlb5"><listing id="5zlb5"><listing id="5zlb5"></listing></listing></address><address id="5zlb5"><nobr id="5zlb5"><meter id="5zlb5"></meter></nobr></address>

        腫瘤防治科普平臺

        一種PARP抑制劑耐藥了,還能用另一種嗎?

        2021年09月08日 作者:癌度

        所屬類型

        其他癌癥

        美中嘉和文章統一頂部.jpg

        卵巢癌因其發病隱匿,早期無明顯癥狀,被稱為“沉默的殺手”。卵巢癌包括多種病理類型,其中最常見的是上皮性癌,約占70%。在我國,卵巢癌的發病率呈逐年上升趨勢,死亡率位居婦科惡性腫瘤首位,嚴重威脅女性的生命健康。


        得益于醫學的不斷進步,靶向藥物給卵巢癌患者帶來更多的治療機會。特別是聚二磷酸腺苷核糖聚合酶抑制劑(PARPi),從根本上改變了卵巢癌的既往治療模式和策略,憑借其卓越的療效,逐漸占據了卵巢癌維持治療的舞臺。PARP抑制劑在卵巢癌的一線后維持治療或者復發后維持治療,以及后線有BRCA突變的患者的治療里,都有相應的適應癥和用武之地,為改善卵巢癌患者的不良預后提供了新的希望。

        患者感受.jpg


        一種PARP抑制劑耐藥后,換另一種PARP抑制劑是否可行?

        但靶向藥物的耐藥問題始終不可避免,隨著臨床上的廣泛應用,PARP抑制劑的耐藥問題也日益凸顯,怎樣更好地解決這個問題,是醫生和患者都關注的焦點。有論點提出在一種PARP抑制劑耐藥后換另一種PARP抑制劑,比如奧拉耐藥了換成尼拉,究竟是否可行,現在還沒有定論。


        目前主流學術界的認識傾向于:PARP抑制劑的作用機制是類似的,如果一種PARP抑制劑耐藥以后,改用另一種PARP抑制劑仍然會耐藥,所以不建議再換PARP抑制劑治療。除非患者因為某一種PARP抑制劑的副作用不耐受,改換另一種PARP抑制劑可能會取得好的療效。


        事實是否如此呢?最近的一項回顧性研究1得出了一些不同的認識,小編為大家進行詳細的介紹。


        該研究為多中心的回顧性研究,入組了既往接受≥2線含PARPi治療的復發性卵巢上皮性癌患者。研究共入組22例患者。


        2  PARP抑制劑治療首次治療

        首次接受PARPi治療(PRAPi1)時,有12例患者(54.5%)接受了維利帕尼,7例(31.8%)奧拉帕尼,3例(13.6%)盧卡帕尼。在治療完成時10例患者完全緩解(這10例均給予維利帕尼聯合化療),3例部分緩解(PR),4例病情穩定(SD),3例病情進展(PD)。2例患者使用PARPi1用于維持治療。PARPi1停藥的原因包括:完成計劃用藥周期數(n=10),疾病進展(n= 8),毒性(n = 2),其他(n = 2)。

        轉載-咚咚-PARP藥物-數據.jpg

        表1  PARP抑制劑治療數據


        3  PARP抑制劑治療二次治療

        第二次接受PARPi抑制劑治療(PRAPi2)時, 有10例(45.4%)患者接受了尼拉帕利,6例(27.3%)奧拉帕尼,6例(27.3%)患盧卡帕尼,療效結果為3例部分緩解,13例病情穩定 3例病情進展。3例患者使用PARPi2用于維持治療。


        值得一提的是,PARPi2治療后達到部分緩解的3例患者均攜帶BRCA突變,且接受PARPi1治療時均達到CR。PARPi2停藥的原因包括:疾病進展(n = 13)、毒性(n = 6)和其他(n = 2)。1例患者目前仍在使用PARPi2治療。 


        1例(4.5%)患者出現3/4級貧血,5例(22.7%)患者出現3/4級血小板計數降低,1例(4.5%)患者出現3/4級中性粒細胞計數降低。接受PARPi1和PARPi2發生的不良反應沒有顯著相關性。PARPi1和PARPi2產生的血液毒性不相加,表明安全性是可以接受的。

        轉載-咚咚-PARP藥物-安全性.jpg

        表2 血液學毒性


        該多中心研究的結果表明,PARPi2用于復發卵巢上皮性癌患者顯示出一定的療效,但僅限于那些PARPi1治療療效非常好且攜帶BRCA突變的患者。首次的PARPi治療并不能預測第二次PARPi治療的療效和毒性。


        4  重復接受PARP抑制劑治療的可能性

        目前,美國FDA已經批準了3種PARP抑制劑用于包括一線和復發在內不同的適應證,因此臨床上再次使用PARP抑制劑可能會非常常見。


        關于這一治療模式的療效和安全性仍需要更多相關數據。目前正在開展的OReO研究是一項Ⅲ期、隨機、對照研究,旨在評估卵巢癌患者在既往接受PARP抑制劑維持治療進展后,再次接受含鉑化療并獲得緩解后,繼續使用奧拉帕利維持治療的療效與安全性。我們靜待OReO研究的結果。


        總而言之,這是首次報道既往接受PARP抑制劑治療后復發的卵巢上皮性癌患者中再次使用PARP抑制劑的研究之一。盡管該研究是小規模和回顧性的,但它確實證明了重復接受單藥治療的可能療效。


        重要的是,隨著PARP抑制劑在一線維持治療和有BRCA突變卵巢癌患者的使用越來越多,使用生物標志物來選擇合適的療法,進行合理組合以克服獲得性耐藥的問題將是一個高度未滿足的需求領域,需要研究者繼續深入探索。


        參考文獻:

        Essel, K. G. et al. PARPi after PARPi in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Gynecol. Oncol. Rep. 35, 100699 (2021).

        0

        關鍵詞

        卵巢癌 PARP抑制劑

        010-59575756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問題反饋 |

        聯系電話:010-59575756

        版權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權利,滬ICP備18018102號-1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4936號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注微博
        japanese国产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