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fvfr5">
<form id="fvfr5"><th id="fvfr5"><progress id="fvfr5"></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fvfr5"></address>
    <address id="fvfr5"></address>

    腫瘤防治科普平臺

    骨痛?骨折?骨手術?如何避免遭這些罪!

    2021年09月14日 作者:咚咚癌友圈

    所屬類型

    其他癌癥

    美中嘉和文章統一頂部.jpg

    骨骼是繼肺和肝以外,第三大最常見的癌癥轉移部位?;旧纤邪┓N都有發生骨轉移的可能。據統計,骨轉移的發病率占全身轉移癌的15%~20%。且易發生骨轉移癌的常見惡性腫瘤有乳腺癌、肺癌、前列腺癌等[1]。


    因此,骨轉移和骨相關事件(SREs)在各晚期癌癥患者中非常常見。在發生骨轉移后,骨質的持續破壞是導致骨相關事件(SREs)發生的主要原因。


    骨相關事件(SREs)是指在惡性腫瘤骨轉移或骨病患者中,由于疾病進展帶來的一系列骨骼并發癥總和,SREs是一組事件和研究終點,常用于評價治療惡性腫瘤骨轉移的療效,包括以下四種:病理性骨折、脊髓壓迫、需手術治療或放射治療的骨并發癥(藥物研究中不包括高鈣血癥)。

    檢查圖片.jpg


    從現階段來看,骨轉移后骨相關事件發生率較高。據統計,骨轉移骨相關事件(SREs)在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患者中非常常見,發生率高達65%~80%[2]。另外,在肺癌患者中,仍有40%~50%的患者可能會遭受SREs的折磨[3]。


    晚期癌癥患者一旦發生SREs會引起多種嚴重后果,比如說骨痛,癱瘓,患者的生存期減少,生活質量嚴重下降,經濟負擔上升等。以上每一條影響,無論是患者本人,還是家屬,或是醫生專家,都應該給予足夠的重視。


    骨轉移骨相關事件(SREs)該如何預防和應對?


    一項真實世界的調查結果顯示,及時地發現骨轉移,并且盡早持續地開始骨改良藥治療,可以有效降低首次和隨后的骨相關事件的發生。


    目前,各指南中推薦的骨改良藥主要有兩種,雙膦酸鹽類和地舒單抗。


    唑來膦酸作為第三代雙膦酸鹽藥物,它是較早使用在腫瘤患者中的骨保護藥物,但唑來膦酸的局限性比較明顯。唑來膦酸作為小分子藥物,患者用藥后,藥物主要經過腎臟排泄,長期使用,患者的腎臟負擔大,容易損害腎功能,引起急性腎小管壞死等不良反應[4]。一定程度上,這也限制了唑來膦酸的可使用范圍。


    但好在,指南中推薦的另外一款骨改良藥,其藥物類型和作用機制都有別于唑來膦酸,而正是這些區別,讓SREs的預防有了新的突破。


    這一款骨改良藥便是地舒單抗,它是全人源單克隆抗體類藥物,經網狀內皮系統清除,即不需要經過腎臟排泄。對于腎功能受損的患者來說,也是一款能持續安全使用的骨改良藥。


    另外,地舒單抗作為目前唯一的骨靶向藥,它有雙重作用,既能阻斷破骨細胞的溶骨功能,又能影響破骨細胞的存活。


    “破骨細胞”顧名思義,是“會導致骨質破壞的細胞”,破骨細胞分布在骨質表面,對骨骼有吸收作用,使患者出現骨痛、骨折等SREs癥狀。所以,地舒單抗在預防SREs時,可以“彌補”破骨細胞形成的傷害,緩解骨質被破壞;同時也直接攻擊破骨細胞,使這一“元兇”無法存活,進而無法繼續導致骨吸收。


    在其獨特的作用機制下,地舒單抗能夠更好地預防骨相關事件的發生,有效延緩患者首次和隨后發生SREs的時間,同時患者應把握骨轉移確診后3個月的黃金治療時間,越早治療越多獲益。


    SREs看上去好像沒有那么嚴重,可以不使用骨保護藥物嗎?


    后果一:發生骨相關事件(SREs)的患者生存期減少或死亡風險增加

    在不同的癌癥患者中,不少研究發現,發生了SREs的患者生存期比未發生SREs的患者生存期顯著減少,我們先來看看幾個既往的報道。

    140696788 (1).jpg


    • 乳腺癌作為一種常見的惡性腫瘤,不僅容易發生骨轉移,也容易導致SREs的發生。一項來自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的回顧性研究發現,在醫院收治的123例乳腺癌骨轉移患者中,不伴有SREs與伴有SREs組的生存時間分別為54個月與35個月,有19個月的差距[5]。

    • 前列腺癌作為另一種常見惡性腫瘤,在患者發生SREs時,同樣的也影響了患者的生存情況。在一項研究中,納入了3,297名患有轉移性前列腺癌的男性,隨訪發現:40%的人在觀察隨訪期間(中位數為19個月)經歷了≥1次SRE。并且和沒有發生SRE的患者比,發生≥1次SRE的隊列患者,其死亡風險高出2倍;如果第一次的SRE是病理性骨折的話,那患者的死亡風險高出2.7倍[6]。

    • 肺癌作為高發病率和高死亡率的癌種,相信大家并不陌生。盡管我們的治療手段在不斷的增加,患者的生存率也不斷的提高。但發生骨轉移遭受了骨相關事件(SREs)的患者就沒有那么幸運了。研究表明,大約40%至58%的非小細胞肺癌骨轉移患者,在其一生中至少會發生1次SRE,與骨轉移但沒有發生SRE的患者相比,發生SRE的患者總生存期(OS)更短[7]。


    可見,SREs的發生與否對癌癥患者的生存期有著深遠的影響。


    后果二:發生骨相關事件(SREs)的患者生活質量下降

    由于腫瘤發生骨轉移,導致骨質被破壞,骨頭變得很薄弱,連小小的咳嗽、翻身或者晾衣服都有可能發生骨折,嚴重時甚至可能造成癱瘓。這也在很大程度上使得患者的活動受限,患者的日常行動可能帶來很多不便。


    這當中最直觀的感受當屬骨痛,多數骨轉移的患者都會有骨痛的情況,真正是“痛到骨子里”,且疼痛會隨著病情逐漸加重。往往,這棘手的骨痛會在夜間睡眠時加重,這樣的疼痛勢必會影響患者的日常作息,深夜輾轉難眠,令患者的生活質量急劇下降。


    后果三:發生骨相關事件(SREs)的患者經濟負擔大

    無論發生骨轉移與否,患者的抗腫瘤治療是不可避免的。但若發生了骨轉移,患者則需要在抗腫瘤的基礎之上,額外增加因SREs而產生的一系列治療和護理費用。


    一項回顧性研究納入了9家醫院152例乳腺癌患者和前列腺癌患者,分析結果顯示:


    每位患者的平均年度SRE治療費用分別為5963歐元(乳腺癌)和5711歐元(前列腺癌)。


    單次發作的平均費用介于1485歐元(放射治療)和13,203歐元(脊髓壓迫)之間[8]。


    另一項研究納入了534例肺癌骨轉移患者,分析結果顯示:


    每個患者的一生與SREs相關的估計成本為119,779美元,其中放療的費用占比最大(61%)。


    從上而言,發生骨轉移后,患者因SREs產生的經濟負擔并不小。


    綜上可以看出,盡早使用以地舒單抗為代表的骨改良藥對于骨轉移患者的生存機會、生活質量和醫療費用等各方面都有非常積極而重要的影響。同時,專家指出,骨保護藥物需要長期規律使用,貫穿疾病治療全程。


    癌癥本身就已經帶來了很多的痛苦,而癌癥對人們的折磨卻遠不止如此,那些因癌帶來的并發癥和其他影響,同樣在漫長的歲月里摧殘著人們。讓我們一起提前關注癌癥相關的并發癥,提前關注骨相關事件,也許這樣,很多折磨也就本可避免了。


    參考文獻:

    [1]. 王驍, 陳麗, 劉廣杰, et al. 骨轉移癌疼痛的治療進展[J]. 中國全科醫學, 2020,023(012):1571-1575.

    [2]. WeilbaecherKN, Guise TA, McCauley LK. Cancer to bone: a fatal attraction. NatureReviews Cancer. 2011;11(6):411–25.10.1038/nrc3055.

    [3]. KongP, Yan J, Liu D, Ji Y, Wang Y, Zhuang J, et al. Skeletal-related eventsand overall survival of patients with bone metastasis from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A retrospectiveanalysis. Medicine (Baltimore). 2017;96(51):e9327 Epub 2018/02/03.10.1097/md.0000000000009327

    [4]. PapapetrouP D. Bisphosphonate-associated adverse events[J]. Hormones, 2009, 8(2): 96-110.

    [5]. HeQin, Zang Shizhao, Bao Qiyuan,等.乳腺癌骨轉移發生骨相關事件的危險因素及其對患者生存期的影響[J].中華解剖與臨床雜志, 2019,24(003):245-249.

    [6]. McDougallJ A, Goulart B H L, Sullivan S D, et al. Impact of skeletal-related events onsurvival in patients with prostate cancer metastatic to bones[J]. 2015.

    [7]. UlasA, Bilici A, Durnali A, Tokluoglu S, Akinci S, Silay K, Oksuzoglu B, Alkis N.Risk factors for skeletal-related events (SREs) and factors affecting SRE-freesurvival for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patients with bone metastases. TumourBiol. 2016 Jan;37(1):1131-40. doi: 10.1007/s13277-015-3907-z. Epub 2015 Aug 15.PMID: 26276360.

    [8]. FelixJ, Andreozzi V, Soares M, et al. Hospital resource utilization and treatmentcost of skeletal-related events in patients with metastatic breast or prostatecancer: estimation for the Portuguese National Health System[J]. Value inHealth, 2011, 14(4): 499-505.

    [9]. DeleaT, Langer C, McKiernan J, et al. The cost of treatment of skeletal-relatedevents in patients with bone metastases from lung cancer[J]. Oncology, 2004,67(5-6): 390-396.

    0

    關鍵詞

    骨轉移

    010-59575756

    | 關于我們 | 網站地圖 | 問題反饋 |

    聯系電話:010-59575756

    版權所有?美中嘉和?.保留所有權利,滬ICP備18018102號-1

    滬公網安備 31010102004936號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注微博
    japanese国产乱在线观看